來到法國勃根地

2021年5月,在一連串的機緣之下,我們離開了台北,到法國生活。

來到Len的父母在勃根地的家,迎接我的是Len的家人與親戚、鄰居,還有一隻叫做hermine的貓,三隻新到的母雞,一隻叫做pearl的狗狗,以及花園裡的花,草,樹,昆蟲,鳥。我慢慢的認識他們。

也慢慢熟悉家裡的廚房,作為臨時辦公室的房間,後院,六角形的水池,穀倉改建的跳舞空間,乾式廁所的小木屋,以及正在改建的這座農舍。

我們臨時住在這棟石砌農舍裡。沒有門,頭頂有兩根木樑貫穿屋頂,屋頂是幾個月前新修的磚頂,裡面有一個廢棄的煙囪。我們在地上鋪著睡墊與被褥。農舍裡沒有燈光,我們通常在太陽下山後,約九點半天色漸黑的時候進來。吹熄蠟燭,伴著冷冽的空氣與蟲鳴、土壤的氣味,竟有著許久未有的好眠。

慢慢熟悉日常的法語問候、花園裡走動的軌跡、餐桌的談笑。在台北養成敏捷處理日常事務的快速生活步調,在這鄉間慢慢舒緩了。